政风热线 > 要闻E览 > 头条新闻 > 正文

江苏305个医联体覆盖市县 患者获得感满满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  2017-12-12 08:32:00

12月4日早晨7点多钟,徐州市新城区惠民花园小区居民陈蒙蒙,急忙抱着咳嗽发烧的宝宝赶到城北的徐州市中心医院。到了门诊大厅,30多米的“长龙”让她傻了眼。焦急的她来到导医台一打听,呼吸科副主任医师以上的专家号早已挂光!导医台工作人员在电脑里查询到,当天医院的徐晓军主任医生正在位于城南泉山区的泰山社区医院坐诊。陈蒙蒙立即打车赶到社区医院挂号,给孩子看上了病。

去年6月,徐州市牵头组建淮海经济区儿科医师医联体协作组,泰山社区医院、徐州市中心医院都是徐州市儿童医院牵头的“联合体”成员,儿童医院医生定期到社区医院坐诊,儿科医生资源实现共享、电脑网络可随时查询当日医生坐诊情况。

大小医院牵手成立医联体,是几年来江苏作为全国医改试点省份进行的有益尝试。国务院办公厅今年出台的《关于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今年 10月底前,全国所有三级医院都要启动“医联体”建设。

大小医院携手,

医联体风起云涌

徐晓军医生每周一、三、五全天在泰山社区医院坐诊,病人可就近就诊。此外,徐州市儿童医院还通过技术帮扶、人才培养、双向转诊、巡回医疗等,为社区医院提供技术支持和管理指导。社区医院看不了的大病,无需办手续即可转诊到儿童医院,接受治疗。

“目前,淮海地区儿科医师联合体协作组囊括四省九市24个县的62家医院,形成覆盖淮海地区的儿科医疗服务体系。”徐州市儿童医院院长曹军华说。

随着医改的深入推进,越来越多医联体出现。在南京,通过“府院牵手”模式构成医联体有:江苏省中医院与秦淮区、江苏省人民医院与栖霞区、南京军区总医院与浦口区、鼓楼医院与六合区签订全面合作协议。三甲大医院“私下”与社区医院结盟的就更多了,江苏省中医院近期与省内外30家医院成立了医联体;南京鼓楼医院也与4家二级医院、29家社区医院成立医联体。

省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处统计显示,“医联体”在我省已实现全覆盖,全省所有市、县(市)全面推开“医联体”建设,所有省、市、县公立医院全部参与,建立各种模式的“医联体”305个。

优质资源下沉,

患者获得感满满

这两天南京天气变冷,正在夫子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住院、65岁的姜老太太,前天夜晚突然发高烧,心脏狂跳。管床医生徐玲认为她病情十分紧急,立即启动医联体绿色转诊通道,将她上转到南京市第一医院。当姜老太到达医院时,值班护士早已为她办好所有手续,并安排专人将她带到病房,免去排队等待的麻烦。

如今,在南京,几乎每家小医院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都与几家三甲西医院、中医院“攀亲”结成医联体。夫子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余庭源告诉记者,除了双向转诊外,他们还利用互联网技术,与南京市第一医院放射科建成“远程视频读片系统”, 这样社区医院不用专门培养放射科人才。病人在社区医院拍片子,传到大医院,大医院直接读片、出报告。将来检验中心也会与上级大医院这样合作。

余庭源说,三级大医院与社区医院、二级医院等中小医院携手成立“医联体”,构建双向转诊绿色通道,实现“大病进医院、小病回社区、康复回社区”的分级诊疗模式,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医院技术水平不高、群众家门口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这是一项多方共赢的举措,让患者获得感满满。

形成利益共同体,

还需细谋划

医联体风起云涌,初衷是提高基层医院诊病能力,减轻大医院的就医压力,但由于“联手”规则不具体详细,也出现一些待解决的问题。

省内一家社区医院主任告诉记者,今年他们已上转病人4000多人次,而下转来的病人寥寥无几。有的大医院加盟的“小兄弟”太多,没那么多专家派到下级医院指导业务,只有个空壳子;有的大医院规定下级医院每月向上转诊一定数量的病人,等等。

有的大医院从自身利益考虑而留住病人,不下转病人。一位大医院医生告诉记者,来门诊看病的60%以上是普通感冒发烧之类常见病,在社区诊所看看就行。但病人既然来了,就不能把病人推回去,大医院要维持庞大的运转成本,也需要大门诊量支撑。

“大医院没有责任和义务往下级医院转诊病人,也没有具体政策明确规定什么样的病人,在大医院治疗后要转诊到下级医院去;大小医院间无经济利益关系,所以大医院不会很积极。” 南京市江心洲社区医院副主任盛云东说,大医院一些药品社区医院没有,也限制病人从大医院下转到社区医院的意愿。

专家表示,成立医联体,是在医生数量严重不足、优质资源过度集中大城市大医院的背景下做出的探索,是医改过程中的暂时现象,问题的最终解决还是要靠加大对基层医院的投入,让基层医院自身强壮筋骨,留住病人。

南京鼓楼医院党委书记彭宇竹表示, 大小医院成立医联体,实行“双向转诊”光靠行政命令或医院、医生的自觉远远不够,要探索一套既有激励机制,又合乎经济规律的详细制度,使大医院、小医院、患者三方都有实惠,形成三者“利益共同体”,这样才能走得更远。

此外,医联体目前多是医疗机构个体之间的“自由恋爱”,如果不加以监管,可能会有大医院“跑马圈地”之嫌,从而影响医疗资源的整体布局,加剧医疗资源的不合理分布。期待国家出台更加详细的政策,明确各级医院功能定位和诊疗范围,不是大医院抢小医院的“饭碗”,应该是大小医院形成合力共同为病人服务。